墨华著千秋,吴湖帆的碑帖收藏

2019-11-07 05:44 来源:未知

《王羲之十七帖》《崔敬邕墓志》《水前本瘗鹤铭附水后本瘗鹤铭》《龙藏寺碑》《欧阳询虞恭公碑》《王居士砖塔铭附程夫人塔铭》《张从申李玄靖碑》《颜真卿争座位帖附祭伯文稿、祭侄文稿》《黄庭坚青原山诗刻石》《米芾章吉老墓志》。其中前八件为国家一级文物,另《黄庭坚青原山诗刻石》《米芾章吉老墓志》虽为国家二级文物,但极为稀见,历来被视为上海图书馆碑帖镇库之宝。近日由上海古籍出版社汇集出版。《崔敬邕墓志》《崔敬邕墓志》北魏熙平二年(517)十一月二十一日葬。清康熙十八年(1679)河北安平农民开挖水井时,在黄城崔公墓旁出土。墓志书法佳绝,加之原石久佚,倍受前人珍护,历经清代金石名家著录题跋,故声名显赫。其书刻虽出民间,但以刀笔称世,势出自然,开宕拙朴,得无法之法,寓谨严于奇逸,当为北朝志石之冠。嘉庆年间墓志佚失,传世拓本极稀。此次影印的初拓,系国家一级文物。前半八开为淡墨拓(原为合肥刘健之藏本,按墓石原样将祖、父名爵列于志前首行甚为稀见);后半四开为浓墨拓(原为华阳卓氏藏本,有陈奕禧题跋,后归王懿荣收藏,乾隆间曾刻入《谷园摹古法帖》卷三)。前半淡墨拓本,拓工之妙,墨色之雅,最大程度地还原了《崔敬邕墓志》书法本来面貌,是传世诸本无法企及的。《水前本瘗鹤铭》《瘗鹤铭》刻于江苏镇江焦山西麓崖壁,因以干支纪年且撰书人仅具字号,故其作者与刊刻年代,历来众说纷纭。要在晋唐之间,而以南朝梁说较为通行。此铭尝崩入江中,人鲜知者。北宋时,水退始见,欧阳修著于《集古录》,遂显于世。《瘗鹤铭》是我国南北朝摩崖书法艺术的瑰宝,通篇书法充盈文士气息,结字率真自然,萧疏淡远,简约古拙,浑朴厚重,沉毅中含逸致,雍容处显苍茫。原书依崖而作,随形就势,故字大小不一、参差错落,意态别致,饶有奇趣。虽是楷书而笔贯篆隶,点划映带处彰显行书意韵,举重若轻,宽博郁昂,方圆并用,极尽变幻,历代文士不乏赞誉。《王居士砖塔铭》《王居士砖塔铭》唐显庆三年(658)刻。居士姓王,讳公,字孝宽,太原晋阳人。其人笃信释氏,“观老庄如糟粕,视孔墨犹灰尘”,但未出家,七十三岁时亡故,遂从浮屠之法火化收骸起灵塔于终南山楩梓谷。明末崇祯年间,塔铭出土于陕西西安终南山楩梓谷之百塔寺。初出土时塔铭已裂为三块(第六、七行间有纵向断裂纹,成左右两块,其右块又断为上、下两块),分右上石,右下石,左半石。初拓三断本难得一见。其后碑石又不断遭到损毁,清王澍《虚舟题跋》中转引郃阳褚千峰言,“碑在楩梓谷,向止存后半,今已废为柱础矣”。按碑石残损的先后可将拓片分为:(1)初拓“三断本”与其后的“七断本”,(2)“说罄本”与其后的“小七石本”,(3)“小五石本”与其后的“小八石本”。此次影印出版的底本为原石初拓三断本。经陆恭、缪曰芑、彭翰孙、潘承厚、吴湖帆等收藏。有翁方纲、吴云、褚德彝、吴湖帆题跋。与《程夫人塔铭》合装一册,两种唐刻塔铭奇迹汇合实为难得。《虞恭公碑》此碑为昭陵陪葬碑之一,在醴泉县北二十五里烟霞洞西昭陵南十里。岑文本撰文,欧阳询书,唐贞观十一年(公元637)十月立。上海图书馆藏有此碑宋拓两种:(一)、嘉庆内府旧藏宋拓本,有“嘉庆御览之宝”印记。(二)、吴湖帆藏宋末拓本,旧经陆恭、费开绶、潘祖荫递藏。为吴氏“四欧堂秘籍”之一。此拓本最全,字数之多,为现存诸本之冠。册首吴湖帆绘《四欧堂读碑图》及朱孝臧署端,帖尾翁方纲、江凤彝、朱昌颐、吴湖帆、潘静淑题跋。两本相较,前者胜出许多。此次影印出版的底本为嘉庆内府旧藏宋拓本。《章吉老墓志》《章吉老墓志》宋崇宁四年(1105)九月初一刻,石原在无为州,久佚。周绅撰,米芾书,陈敦复篆盖。此志为米芾晚年作品,两年后米氏即谢世。传闻拓本仅两件,另一毛怀跋本,今不知下落。此明初拓本,褚德彝署端,有唐翰题题跋,王同愈观款。其可贵处还在于,此本还是《穰梨馆法帖》卷三收入的《章吉老墓志》的底本,《穰梨馆历代名人法书》清光绪八年,陆心源撰集,胡钁摹刻。过去一直不知其底本的来源,后经鉴定发现,帖中亦刻有相同的“杨泾秘宝”、“杨钜济枕中秘”印章,且各页行款亦相同,唯首行墓志题名两行改作一行,另加刻“米南宫书”一行标题。另,《穰梨馆法帖》刊刻时,更正了馆藏原本的装裱次序错误,即将第九开的右半页与第十开的左半页对调,第十开的右半页与第十一开的左半页对调,尾加刻了光绪十六年胡钁题跋。墓志笔法精熟,锋势齐备,流畅自然,是米芾书艺颠峰时期的精心之作。上海古籍出版社推出《翰墨瑰宝·上海图书馆藏珍本碑帖丛刊》,除收入碑帖正文外,将题签、题跋、面板、衬页也一并拍摄原大影印,真正体现了原汁原味。

秋去冬来,虽是江南,不免西风萧瑟,寒意渐生;然而,在文人墨客的眼中却是温暖的——古人围炉夜话的季节已经到来。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二三好友招进屋来,展开几卷旧籍,以襄风雅,是最惬意不过的了。

吴湖帆的碑帖收藏由于尚未很好梳理与推介,没有得到社会应有的关注。其实,在吴湖帆生前,让吴湖帆自己为其藏品掂一掂分量,他必定会将碑 帖列为首位。大家不要误认为吴湖帆的碑帖收藏只得益于祖传,是“四欧宝笈”造就吴湖帆在碑帖收藏界的地位,实则相反,是吴湖帆创造了“四欧宝笈”,并缔造 了四欧堂的碑帖收藏神话。 图片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吴湖帆旧藏《董美人墓志》原石拓本 图/东方早报 吴湖帆出生不凡,其祖父是吴大澂,外公是沈树镛,岳伯父是潘祖荫,他是一位真正的贵族子弟,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典型的“官三代”。今天我们回看吴湖帆的文物收藏,那是几大家族、几代人财力、智力的结晶。 吴湖帆的收藏以书画和碑帖为主,前者已经得到广泛宣传,渐渐成为世人了解吴湖帆的主体,后者由于尚未很好梳理与推介,没有得到社会应有的关注, 造成吴湖帆收藏以书画独大、碑帖居其次的光景。其实,在吴湖帆生前,让吴湖帆自己为其藏品掂一掂分量,他必定会将碑帖列为首位,书画放入第二。试看吴湖帆 的斋室名,多以碑帖藏品着眼,“四欧堂”、“丑簃”,就连四个子女取名,亦冠以“欧”字。 下面就让笔者谈谈吴湖帆的碑帖收藏。 要了解“吴湖帆碑帖收藏”,首先要了解其“碑帖收藏观”。如何去知晓呢?笔者在《旧拓魏志五种》为大家找到了现成的答案。此册五种魏志旧拓合 装,吴湖帆藏本,系民国二十一年所赠,经吴湖帆装裱成册,首页有民国二十二年六月晦日吴湖帆题跋,颇具夫子 自道意味,其文曰: 余平生最嗜石刻,又最恶六朝北刻,以其任意欹侧增减点画横行荒谬,实为书学一大浩劫也。顾近数十年来此道大行,所出志石亦不可胜计,书法之佳者 几百不得一二,故余家拓墨几千种而无一北刻,此虽人有嗜好之不同,究亦无多佳制耳。壬申春日姻家适庵张君谓余曰沙砾中也有珠玉,不可以多废 少,试检旧拓五种曰李超,曰刘玉,曰王僧,曰刘懿,曰王偃以赠,余乃合装一帙存之,斯五石皆北刻中最上乘品,细读一过等嚼蜡味,拓跋胡虏氐鲜龙跳虎卧姿 也,余之存存张适庵之赠耳。 此跋关乎北派书刻之品评,从中反映出吴湖帆极端厌恶魏志的一个侧面,吴氏个人书法亦践行崇尚晋唐典雅风范之路。这一观点,若以今天中国书坛普遍 观念来看,是极为“反动”的,一定会被时下书坛大佬嗤之以鼻的。但是,这一观点却是经典的、传统的,代表了晚清贵族收藏的实际情况,有其合理性和必然性。 翻看海内外重要碑帖收藏单位所藏传世善本碑帖的品种,主要集中在汉碑、唐碑、宋帖三大板块上,明拓汉碑和宋拓唐碑、法帖是古人碑帖收藏的首选与 最爱。六朝碑刻只是在以上三大板块求之不得的前提下,才替补出场的,它补救了嘉道之后金石学兴盛时期善本碑帖的饥荒。不是清代碑学家们不喜汉碑、唐碑、宋 帖,是他们无缘得见,无力购求,只能退而求其次。 这一出现在晚清的碑帖收藏观念的转换,前人归结为“碑学兴起”的缘故,但笔者认为,其实不是“碑学”战胜了“帖学”,反倒是“帖学”完胜并修成 正果。宋拓唐碑、宋刻法帖、明拓汉碑均已入天府、王室贵胄之家,已然“超凡登仙”,在民间难觅其踪迹,只留下六朝墓志、造像题记、残瓦断砖在坊间唱独角戏 了。基于此,就不难理解“四欧宝笈”在吴湖帆心中至高无上的地位。 此处有一个观点需要澄清,大家千万不要误认为吴湖帆的碑帖收藏只得益于祖传,是“四欧宝笈”造就吴湖帆在碑帖收藏界的地位,其实恰恰相反,是吴湖帆创造了“四欧宝笈”,并缔造了四欧堂的碑帖收藏神话。 “四欧宝笈”特指唐代书法家欧阳询所书四件着名碑帖,即:《化度寺塔铭》、《九成宫醴泉铭》、《皇甫诞碑》、《虞恭公碑》,皆为欧体楷书的代表作,在中国书法史上影响深远,又因四件拓本均为宋代拓本,实属珍稀,故称“宝笈”。 “四欧”中《化度寺》、《虞恭公》、《皇甫诞》原为清代潘祖荫旧藏,1915年潘祖荫的侄女潘静淑嫁吴湖帆时,此三册曾是陪嫁物之一。1924 年吴湖帆另觅得宋拓《九成宫》,1926年遂将四册合装同贮一匣,始名曰“四欧宝笈”,并取斋号为 “四欧堂”。上世纪50年代后期,《四欧宝笈》以两万元的价格转售给上海文物管理委员会,遂入藏上海图书馆,成为“镇馆之宝”。 为什么说是吴湖帆创造《四欧宝笈》呢?因为没有吴湖帆就没有《四欧宝笈》。 首先,四册宋拓唐碑能够被称为“宝笈”,就要归功于吴湖帆。没有吴湖帆,《化度寺碑》依然还是那本宋拓翻刻,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被清代碑帖界最大的权威翁方纲判定“不真”,是吴湖帆重新为其平反昭雪。 民国十五年五月九日,吴湖帆请来了文物大家罗振玉重新鉴定《化度寺碑》,是罗振玉金口一开,大笔一挥,才使《化度寺碑》起死回生, 重回善本之列。也就在得到罗振玉认可的“尚方宝剑”后,吴湖帆才理直气壮地取名“四欧堂”,并将四册宋拓欧阳询碑帖同一样式装裱,以乾隆古锦为封面,红木 镶边,好马终于配上好鞍,成为善本碑帖装裱的一个典范。 不仅如此,吴湖帆还分别为《化度寺》、《九成宫》、《虞恭公》、《皇甫诞》卷端手绘《四欧堂勘碑图》、《九成宫图》、《四欧堂读碑图》、《四欧堂校碑图》,四图尺幅虽小,然气势恢宏,是吴湖帆早年绘画精品。 更令人惊叹的是,吴湖帆还特意用蝇头小楷书录《化度寺碑式图》,完成此图殊非易事,因为《化度寺碑》宋代既已毁佚,世人皆未见原碑行款样式,吴湖帆是依据自藏本呈现的碑文断裂痕,细心推演得出原碑面貌,这可比抄录佛经,更具虔诚敬重之心。 此外,翻开《四欧宝笈》碑帖,其中名家题签、题记、观款累累,远的不说,但说专为吴湖帆的题跋者,均是民国文艺界、学术界、收藏界之大腕。册前 题端者,分别由王同愈、罗振玉、朱孝臧、吴郁生四位来领衔,册中观款题记者,自民国十五年,大致有罗振玉、冯超 然、高时显、朱孝臧、吴梅、吴曾源、张茂炯、吴兴让、蔡晋镛、郑邦述、方还、蒋祖诒、陈曾寿、褚德彝、陈承修、方还、李浩生、朱豫卿、沈迈士、沈尹默等数 十位,如此强大的观款题记者阵容,这在当时也是极尽奢华与难以想象的,遍观国内外其他善本碑帖,无一有此殊荣。从中我们可以想见,当年四欧堂内高朋满座的 空前盛况。 在众多题记中,有一件题记尤其值得一提,那就是《伯希和化度寺碑题记》。 法国人伯希和为何会在“四欧宝笈”上留下题记?原来是民国二十四年春,故宫博物院准备文物参加伦敦国际艺术展览会,北平特邀伯希和 来华检阅故宫文物,同年四月三日吴湖帆与叶恭绰在张葱玉处会见伯希和,伯希和得见“四欧堂本”并留下法文题跋,同行的翻译陆翔作了释文。我国善本碑帖有西 洋人题跋,此册可谓独一无二,这一切只是缘于伯希和是《化度寺碑》“敦煌本”的最初发现人。 吴湖帆对《四欧宝笈》倾注了大量心血,不仅题画、题签、题记,还留下了大量收藏印章,诸如:“吴湖帆”、“吴 潘静淑”、“四欧堂印”、“四欧堂读碑记”、“湖帆宝此过于明珠骏马”、“梅影书屋”、“吴湖帆潘静淑珍藏印”、“江南吴湖帆潘静淑夫妇并读同珍之宝”、 “湖帆秘宝”、“静淑欣赏”、“丑簃长乐”等等,这些文字内容丰富、形式各异的印章,穿插在拓本中,既平添了不少生气,又牢牢地打上了吴湖帆收藏经历的烙 印。其中有四方印章,可能自刊刻起,只钤印过一次,它们分别是:“吴氏四欧堂所藏宋拓唐石真本化度寺碑印”、“吴氏四欧堂所藏宋拓九成宫碑之印”、“吴氏 四欧堂所藏宋拓温虞恭公碑之印”、“吴氏四欧堂所藏宋拓皇甫明公碑之印”,这四方印章是专属于《四欧宝笈》的,无法移作它用,极尽奢华。 最后,还有一点不得不提,看过《四欧宝笈》者,无不对“四欧堂”楠木书箱赞不绝口,箱内另设四个书匣,选用上乘的金丝楠木,箱与匣的造型与插口 样式,无不中规中矩,箱盖上的吴湖帆手书题刻“四欧宝笈”等字,既灵动又典雅。 “四欧宝笈”的装潢,可不是吴氏祖先的作品,都是出自吴湖帆一手选工与设计的。 由此可见,吴湖帆打理“四欧宝笈”是不惜工本,每一个细节都没有轻易放过,一招一式都尽可能效仿祖上先辈的金石收藏遗风。 《四欧宝笈》是吴湖帆创造的碑帖收藏史上的一个神话。古人已有收集欧阳询碑刻之风气,清代毕沅就藏有“三欧”,煊赫一时。虽说“集欧”未必始于毕沅,但必将止于吴湖帆,因为后人再也无能力同时收齐四种宋拓欧书,此乃千年一遇之事。 吴湖帆碑帖收藏另一个经典案例,《董美人墓志》的收藏与雅玩。首页有吴郁生题端,二页有民国十六年秋日冯超然作《美人香草图》,册 末有民国十六年六月吴湖帆题跋:“隋《董美人墓志》道光中为上海陆耳山之子得于兴平,旋归徐紫珊所藏深自矜惜,故拓本传世绝少。咸丰癸丑沪城 之乱,徐氏遭陷,石亦毁去。至今片纸拓本珍如星凤矣。隋志中以《常丑奴》为最难得,余藏金氏冬心斋旧本,久欲得此为侣,十馀年所渴望者,一旦遇之,欣喜无 量,遂刻‘既丑且美’小印为押。” “既丑且美”可以被认为是吴湖帆赏鉴碑帖的又一高潮,笔者此前以为《常丑奴》藏上海博物馆,《董美人》藏上海图书馆,并戏称“美丑终究分道扬镳”。现在得知,吴湖帆所藏《董美人》并非只有一册,另一册还在上海博物馆,仍旧“既丑且美”,并未分家。 其实,《董美人》上博藏本较之于上图本更显珍贵,这就不得不从吴湖帆首创《袭美集》说起,吴湖帆得到《董美人墓志》原石拓本后,遍邀当时名公巨卿题词,共得六十家一百二十馀首,千古佳话。 上海图书馆有吴湖帆《袭美集》稿本,吴湖帆自序曰: 丁卯之夏,在上海徐氏寒木春华馆所拓《隋美人董氏墓志》原石本,蝉翼笼纱,明光莹润,叹为得未曾觏。前有嘉定钱红稻绎署眉及二跋, 曩余家传有金氏冬心斋旧藏《隋荥泽令常丑奴墓志》,因合装一函,题曰“既丑且美”,并征近人六十家题词,一一和之,合一百廿首。为仿《稼轩秋水篇》括体 例,制《哨遍词》于卷前,又集宋人词句调《金缕曲》于卷后,并《题洞仙歌》为殿尾,时余初习倚声,本不足存,聊以自玩而已,并将原作录入,名曰“袭美”正 不独有袭于《董美人》也。 吴湖帆题记所言六十家即指:朱孝臧、王同愈、金蓉镜、叶恭绰、冒广生、冯幵、吴梅、陈曾寿、程颂万、褚徳彝、周庆云、吴曾源、夏敬观、金兆蕃、 王季烈、黄炎培、马叙伦、金天羽、黄宾虹、陈承修、邓邦述、冯超然、王蕴章、袁克文、方还、谢玉岑、汪东、潘承谋、潘承厚、潘承弼等等。从中可以窥见时年 33岁吴湖帆阵容强大的朋友圈,其独步一时的气魄,羡煞今人。 以上六十家,一百廿首题词原稿,应该皆存于上博本内,上图本中仅存屈弹民、董寿慈、潘承谋、顾炜昌所作《董美人词稿》散叶四纸。检校吴湖帆《袭美集》手稿,册中所录词稿散叶,除潘承谋一词收入其中,其余三人均未收入,当可作补阙拾遗之用。

编辑:admin

12月28日早间九点半,深深扎在杭州这片文化沃土的西泠印社拍卖公司,为所有来到这里的读书、爱书之人呈上一批难得的古籍碑拓,其中多件珍本是首次现身拍场,作为2012西泠秋拍开槌之日首拍的这一专场,受到藏家的关注与支持,成交喜人。

图片 2

《北魏王子晋碑》成交价305万元(含佣金)

这次拍卖的碑拓部分,最难得的当属海内孤存《北魏王子晋碑》拓本。关于此碑的记载,只在宋代的《金石录》、《金石略》中存有条目,拓本极罕见。此拍品原为清藏书家顾沅赐砚堂所藏,同治年间被碑帖鉴藏家沈树镛重金购得,审定为“宋拓旧本”,经徐士恺、费念慈、叶恭绰、蒋祖诒收藏,章士钊、章可父子、褚德彝等人过眼,有沈树镛、胡澍、褚德彝题跋,龚橙题观款,徐康、刘铨福等题签,可谓朱印粲然、传承有序。上海图书馆碑帖专家仲威先生撰文认为,此碑未见第二传本,故可称为“海内孤本”,其价值与地位可与《张黑女墓志》齐名。今日得见,似有“静夜风闻子晋笙”的感觉,也是西泠印社拍卖的又一次金石奇缘,现场从180万起拍,经过数轮竞价,以305万成交,表明具有学术价值的碑帖正为更多藏家所重视。

碑帖一经名家鉴藏、题跋,往往能牵出一段文人佳话,意趣倍增。本场秋拍有一件吴湖帆、冯超然等题王居士砖塔铭集拓,以46万元成交。前有王同愈临写碑文,翁斌孙题签,内有吴湖帆、王云、冯超然、蒋祖诒、陈承修等题跋,楠木夹板,装帧精雅。此碑出土时就裂为三块,故全拓罕见。拍品由两种拓本合成,前者为彭恭甫所藏的车氏精拓本,后者是吴湖帆所藏的朱彝尊潜采堂本,其中“说罄”一石的上部恰为彭氏藏本所缺,吴湖帆遂将此本赠予了这位莫逆之交,以成延津之合。有意思的是,当时冯超然、陈承修手头上也各有一部残本合册,三册并置案头,令吴、冯、陈三人连连称奇,相约循环互跋,以结墨缘。如今我们所见的是三者其一,它在记载文人们雅集和雅趣的同时,也为后人留足了想象空间。

图片 3

碑额

另一套中外历代泉拓汇编,为上海市第一任民政局局长曹漫之辑藏,40万元起拍,74万元成交。煌煌一百八十二册,网罗先秦至晚清乃至西方各国的珍稀钱币拓片,其中不少是得自张廷济、徐同柏、吴云、陈介祺、李佐贤、张渭渔、方若、袁克文、戴葆庭、程云岑、张叔驯、饶孝初等藏泉名家之旧藏,蔚为大观。内有陈介祺、徐同柏、袁克文、吴湖帆、高野侯、张叔驯等名家批识,封面由吴湖帆、沈尹默亲笔题签,殊为珍贵。

成交价为32万元的《爨宝子碑》初拓“玉”字不损本,民国名将陈铭枢旧藏并题跋。陈氏曾藏有两部《爨宝子碑》,为刘毅夫先后所赠。后陈氏将其中一本转赠予笃爱此碑的李济深,《岭南书艺》第四期曾全部载入;另一陈氏自留之本即为此次上拍之本;两部拓本皆为初拓,剪裱本行格一致,拓工在伯仲之间,应出一人之手,可资参考。杨守敬旧藏秦泰山刻石廿九字本(《书道全集》出版);梁章巨、翁方纲、罗振玉、秦淦等名家递藏,査士标、程邃题跋晋唐小楷四种;阮元、罗继祖题跋兰亭序拓本等善本碑帖,杨岘、罗振玉旧藏魏孔羡碑明拓本,以及多部金石类刻本、稿本,值得关注。

明刻中有嘉靖袁褧嘉趣堂刻《六家文选六十卷》,内有阮元、丁福保藏印。此书据宋广都裴氏刻本翻雕,开本宏阔,字体劲健典雅,宋讳也一如原本,书中牌记均被书贾撤去以充宋本,可知其雕印之精善,堪称明代家刻本之典范,从40万元起拍,一路攀升至92万元成交。

本次秋拍中另一件备受关注的拍品,是非常稀见且带戳记和校改的吐蕃时期敦煌写经。这部经名为《大乘密严经卷上》,估价为60-80万元,经过数轮竞价,最终以161万元成交。首尾全,高25.5cm,全长771cm,卷轴装,共16纸,卷尾墨钤“净土寺藏经”长方木戳记,可知曾为敦煌净土寺所藏。据佛经研究专家方广锠先生2009年统计,钤有净土寺藏经印的敦煌遗书仅有17件。此经书写于西域土纸,乌丝栏,内有朱笔校改删补达十多处,且多有与通行本不同之处。

此外,古籍善本专场中,有多件与杭州相关的拍品,也吸引了场内外藏家的目光。 呈现古代杭州西湖风情的清雍正十三年两浙盐驿道刻本《西湖志四十八卷》成交价为17万元;原为堵申甫旧藏,后经俞丹石、俞陛云、俞平伯递藏,1974年由俞平伯赠予谢国桢的民国癸亥(1923年)文澜阁四库全书补钞本,一如它栖息在碧峋的山石趣亭间的建筑,寄语着历代抄书写经的文人捕捉文津的妙处,以23万元为藏家所得。《竹间唫榭集》收录了杭州名宿、被赞为民国“一代词宗”的藏书家、文物鉴定家徐行恭先生在1918至1928年任职财政部期间所作一千零九十八首诗,此次在西泠秋拍亮相的一套完整雕版,共2箱120片,双面镌刻,字口爽利,隽美大方,内有作者的校笔和校勘记,37万元成交,得以传承流传。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王中王特马最准的网站发布于艺术展览,转载请注明出处:墨华著千秋,吴湖帆的碑帖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