槌落却并未结束的,亿元拍品领衔香港秋拍

2019-10-25 14:07 来源:未知

图片 1

  槌落却并未结束的《最后的晚餐》
10月4日到9日,中国嘉德、香港苏富比、保利香港等拍卖行在香港轮番举槌,短短数日,共拍出价值近57亿港币的收藏品,约合7亿美元。其中,苏富比为期五天的拍卖总成交额为41亿港元,刷新国际拍卖行在亚洲历来最高总成交纪录。
  中国本土两大拍卖行--保利和嘉德,此次秋拍亦成绩斐然。10月6日,中国嘉德(香港)2013秋季拍卖会以5亿元港币成交额圆满收槌。相比今年春拍2亿港元的总成交,增幅约76%。保利香港一连三天的秋拍成交额更是达到9亿元,较上季大幅增长53%,创历史新高。
  至于香港苏富比,秋拍中的亮点更比比皆是,不仅出现四件超过1亿港元的拍品,且有关专场的成交记录非常夺目,其中,瑰丽珠宝及翡翠首饰专场成交额达7亿港元,创亚洲任何珠宝拍卖最高总成交。此外,其推出的“香港苏富比四十周年晚间拍卖”刷新了12项艺术家作品的拍卖纪录,加上之后的常设专场拍卖,共有16位艺术家创下自己的拍卖纪录,总成交额高达7亿港元。
  10月8日,在香港苏富比的重要中国瓷器专场中,一只估价8000万港元的明成化青花缠枝秋葵纹宫碗以1亿港元成交。当天,明永乐鎏金铜释迦牟尼佛坐像拍出2亿港元,刷新中国雕塑世界拍卖纪录。
  同样,中国当代艺术今季也在香港再造“传奇”。香港苏富比一场晚间拍卖上,曾梵志用成交价高达1亿港元的《最后的晚餐》,将当代亚洲艺术品拍卖纪录推向新高,也创下在世当代中国艺术家作品拍卖纪录。从中国古代画作表现看,中国嘉德(香港)推出的宋理宗《楷书浅沙流水联句》册页,经数轮竞投,以4255万港元拔得头筹,成为此轮秋拍中最高价的古代书画作品;保利香港推出的董邦达《西湖十景册》,以约3000万港元高价成交。
  在近现代书画板块,张大千仍是市场瞩目的焦点,在苏富比中国书画拍卖上,两张成交价过千万元的拍品均出自其手,其中《丹山春晓》以3450万港元成交,《 翠袖倚竹图 》也迈过千万元大关。在保利香港的中国艺术重要专场中,张大千的《观音大士》以1265万港元成交。而在中国嘉德(香港)拍卖中,傅抱石的作品包揽最高价拍品前三名,其中《琵琶行》以2415万港元成交,高出估价5倍。
  不过,业内人士指出,综观今年香港秋拍中的一些天价拍品,与整个板块之间的关联性并不大,其中还可能存在“吸金”效应,这也导致即便是名家珍藏的一些拍品,最终成交也不很理想。比如,中国嘉德(香港)的秋拍推出一件清乾隆・痕都斯坦式白玉叶耳罐,估价480万至580万港元,但没有成交。而在香港苏富比的秋拍中,一件明洪武青花缠枝菊纹执壶早在1991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中就曾拍出770万港元天价,为徐展堂竞得,此次仅以1500万港元的底价落槌。
  业内人士表示,虽然包括曾梵志在内众多艺术家的作品创出天价,但王沂东的《天上人间之二》、展望《假山石系列No》等以往的热门拍品还是纷纷流拍,这实际反映了资本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价值认定标准,与香港拍卖市场的标准几乎相同――“大(作品尺幅)、精(作品质量)、尖(作品意义)”可说是这些作品的共同特征。
  2012年,在饱受全球经济形势不景气的影响下,加之源自上半年的“关税”查处风波,内地艺术品拍卖市场一度陷入低迷。而今年香港秋拍行情看涨与众多亿元拍品的出现,令沉寂两年之久的中国艺术品拍场终于发力。
  “大中华区艺术品市场经过较为淡静的几个季度后,现在已经回暖,交投非常活跃。”苏富比亚洲区副主席仇国仕表示,此次秋拍为下一季的拍卖定下良好基调。
  专家分析,此次香港秋拍大幅超越预期,主要原因是艺术品市场前几年的资本不理性行为,导致拍卖市场回调,目前逐步回归理性,资金开始入市,艺术品的价值再度受到认定。从投资者的角度看,也开始进入一个相对正常的艺术纪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在中国当代艺术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们支持并收藏了中国的当代艺术。同样,中国当代艺术给这些最初的支持者的回报当然是最丰厚的。尤伦斯夫妇当年收购《最后的晚餐》的价格,当不会超过二十万元。
  所以,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和收藏,需要更为广泛的、非投机性的文化支持,包括国家在税收抵扣、非盈利艺术基金会的赞助等等。不积跬步何以至千里?只有从基础做起,我们才不会只感慨过亿元的成交价。而此时,我们更需要的是无数个几万元、几十万元的艺术品成交于一级市场(画廊),没有一级市场交易的繁荣,二级市场(拍卖会)就会像兔子的尾巴――长不了!

图片 2

最后的晚餐

清乾隆 宫廷造铜鎏金释迦摩尼坐像

中国本土两大拍卖行--保利和嘉德,此次秋拍亦成绩斐然。10月6日,中国嘉德(香港)2013秋季拍卖会以5.1亿元港币成交额圆满收槌。相比2013年春拍2.9亿港元的总成交,增幅约76%。保利香港一连三天的秋拍成交额更是达到9.8亿元,较上季大幅增长53%,创历史新高。

铜鎏金释迦牟尼造像2.3644亿港元成交、明成化青花缠枝秋葵纹宫盌1.4124亿港元易主、曾梵志《最后的晚餐》以1.8044亿港元成为首件过亿的亚洲当代艺术品,加上118.28克拉D色无瑕白钻拍出2.3868亿港元天价。

至于香港苏富比,秋拍中的亮点更比比皆是,不仅出现四件超过1亿港元的拍品,且有关专场的成交记录非常夺目,其中,瑰丽珠宝及翡翠首饰专场成交额达7.44亿港元,创亚洲任何珠宝拍卖最高总成交。此外,其推出的香港苏富比四十周年晚间拍卖刷新了12项艺术家作品的拍卖纪录,加上之后的常设专场拍卖,共有16位艺术家创下自己的拍卖纪录,总成交额高达7.5亿港元。

拍卖市场全面回暖

10月8日,在香港苏富比的重要中国瓷器专场中,一只估价8000万港元的明成化青花缠枝秋葵纹宫碗以1.41亿港元成交。当天,明永乐鎏金铜释迦牟尼佛坐像拍出2.36亿港元,刷新中国雕塑世界拍卖纪录。

10月6日,经过两天激战,中国嘉德(香港)2013秋季拍卖会成交突破5亿,以5.1亿元港币圆满收槌。相比今年春拍的2.9亿港元的总成交有了大幅的上升。保利香港的秋拍成交价更是达到了9.8亿元,创下了历史新高。至于老牌的香港苏富比拍卖行,更是在今年的秋拍中彰显了行业的龙头地位,不仅总成交达到了41.96亿港元,创国际拍卖行在亚洲历来最高总成交纪录,更为重要的是件成交突破1亿港元的拍品,让市场找回了信心。大中华区艺术品市场经过较为淡静的几个季度后,现在已经回暖,交投非常活跃。苏富比亚洲区副主席仇国仕表示。

同样,中国当代艺术今季也在香港再造传奇。香港苏富比一场晚间拍卖上,曾梵志用成交价高达1.8亿港元的《最后的晚餐》,将当代亚洲艺术品拍卖纪录推向新高,也创下在世当代中国艺术家作品拍卖纪录。从中国古代画作表现看,中国嘉德(香港)推出的宋理宗《楷书浅沙流水联句》册页,经数轮竞投,以4255万港元拔得头筹,成为此轮秋拍中最高价的古代书画作品;保利香港推出的董邦达《西湖十景册》,以约3000万港元高价成交。

中国嘉德(香港)总裁胡妍妍对此指出:香港当代艺术市场较为稳固,因为这里有很多第一代藏家,且经常有当代艺术展,艺术普及教育早。此次嘉德香港推出大观香港之夜专场,以宫廷艺术为主线,汇集最为重量级的作品共17件,群星熠熠,最终,该专场成交额达1.4亿港币,成交比率达82%。

在近现代书画板块,张大千仍是市场瞩目的焦点,在苏富比中国书画拍卖上,两张成交价过千万元的拍品均出自其手,其中《丹山春晓》以3450万港元成交,《 翠袖倚竹图 》也迈过千万元大关。在保利香港的中国艺术重要专场中,张大千的《观音大士》以1265万港元成交。而在中国嘉德(香港)拍卖中,傅抱石的作品包揽最高价拍品前三名,其中《琵琶行》以2415万港元成交,高出估价5倍。

保利香港首次推出的中国艺术重要专场成为市场最为关注的焦点,最终成交额约2.4亿港元,成交率达90.2%,董邦达的《西湖十景册》更以约3000万港元的高价成交,成为全场最高成交价的拍品。春拍已看到复苏,到了秋拍调整基本结束,这跟经济大环境有关。 胡妍妍说。

不过,业内人士指出,综观今年香港秋拍中的一些天价拍品,与整个板块之间的关联性并不大,其中还可能存在吸金效应,这也导致即便是名家珍藏的一些拍品,最终成交也不很理想。比如,中国嘉德(香港)的秋拍推出一件清乾隆痕都斯坦式白玉叶耳罐,估价480万至580万港元,但没有成交。而在香港苏富比的秋拍中,一件明洪武青花缠枝菊纹执壶早在1991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中就曾拍出770万港元天价,为徐展堂竞得,此次仅以1500万港元的底价落槌。

至于香港苏富比秋拍中的亮点更是比比皆是,不仅出现了四件超过1亿港元的拍品,而且有关专场的成交记录也是非常夺目,其中瑰丽珠宝及翡翠首饰专场的成交达7.44亿港元,创亚洲任何珠宝拍卖最高总成交。强力推出的香港苏富比四十周年晚间拍卖中,刷新12项艺术家作品的拍卖纪录,加上之后的常设专场拍卖,共有16位艺术家创下了自己的拍卖纪录,总成交额高达7.5亿港元,是历史上的新高。保利香港执行董事张益表示:市场在扩大,新买家登记增多,不仅有中国客人,也包括东南亚和欧美客人。

业内人士表示,虽然包括曾梵志在内众多艺术家的作品创出天价,但王沂东的《天上人间之二》、展望《假山石系列No.76》等以往的热门拍品还是纷纷流拍,这实际反映了资本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价值认定标准,与香港拍卖市场的标准几乎相同大(作品尺幅)、精(作品质量)、尖(作品意义)可说是这些作品的共同特征。

天价拍品引人注目

2012年,在饱受全球经济形势不景气的影响下,加之源自上半年的关税查处风波,内地艺术品拍卖市场一度陷入低迷。而今年香港秋拍行情看涨与众多亿元拍品的出现,令沉寂两年之久的中国艺术品拍场终于发力。

在今年香港苏富比的秋拍中,曾梵志《最后的晚餐》拍出1.8亿港元,刷新了亚洲当代艺术品纪录。而在同期中国嘉德香港举行的大观香港之夜专场成交价为1.4亿元港元。作为中国嘉德高端精品的夜场品牌,最终的成交价却不如一幅当代艺术作品,这种现象引起了众多业内人士的思考,著名收藏家马德光甚至用了悲哀和悲剧来表示自己的无奈。当一幅当代绘画的成交额远远高出一幅更稀有、更古老的艺术品,人们惊讶的表情就意味着,所有理性的标准都显得那么无力。

大中华区艺术品市场经过较为淡静的几个季度后,现在已经回暖,交投非常活跃。苏富比亚洲区副主席仇国仕表示,此次秋拍为下一季的拍卖定下良好基调。

至于购买下这些天价拍品的藏家,基本上也是近年来叱咤风云的人物。据介绍,以2.3644亿港元买下铜鎏金释迦牟尼造像的,是广东藏家郑华星。在业内,郑华星有封面情结,在他所珍藏的两百多尊佛像中,够得上封面规格的达三四十件。今年10月份,首都博物馆也将举行佛教艺术品展,他的藏品又将是参展的重头,而此次请回这座创下天价的佛像之后,使得其收藏更加成为行业内的翘楚。

专家分析,此次香港秋拍大幅超越预期,主要原因是艺术品市场前几年的资本不理性行为,导致拍卖市场回调,目前逐步回归理性,资金开始入市,艺术品的价值再度受到认定。从投资者的角度看,也开始进入一个相对正常的艺术纪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在中国当代艺术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们支持并收藏了中国的当代艺术。同样,中国当代艺术给这些最初的支持者的回报当然是最丰厚的。尤伦斯夫妇当年收购《最后的晚餐》的价格,当不会超过二十万元。

海上收藏大鳄刘益谦继在纽约苏富比拍卖会上高价买下苏轼的墨宝之后,在香港秋拍中也屡屡出手,其中在中国嘉德香港的秋拍中,南宋宁宗皇后杨妹子《楷书清凉境界七绝》以2357.5万港元高价成为了龙美术馆中的又一件藏品。刘益谦也参与了另外一件宋理宗《楷书浅沙流水联句》册页的竞拍。张为邦的《下元灵佑图》也是中国嘉德香港的重要拍品,最终的成交价为3335万港元成交,买家是知名策展人蒋再鸣。

所以,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和收藏,需要更为广泛的、非投机性的文化支持,包括国家在税收抵扣、非盈利艺术基金会的赞助等等。不积跬步何以至千里?只有从基础做起,我们才不会只感慨过亿元的成交价。而此时,我们更需要的是无数个几万元、几十万元的艺术品成交于一级市场(画廊),没有一级市场交易的繁荣,二级市场(拍卖会)就会像兔子的尾巴长不了!

综观今年香港秋拍中的一些天价,我们发现天价拍品与整个板块之间的关联性并不大,其中还有可能存在着的吸金的效应。这也使得一些拍品,即使是名家珍藏,最终的成交情况也不是很理想。

编辑:陈荷梅

在中国嘉德香港的秋拍中,推出了一件清乾隆痕都斯坦式白玉叶耳罐,估价480万至580万港元,但最终没有成交。从拍卖图录的介绍中,可知其曾经是舒思深夫妇的旧藏,并曾经在2010年香港佳士得的舒思深伉俪珍藏宫廷御制艺术精品专场中出现,当时的成交价达到了422万港元。从此次的估价来看,还是应该在情理之中的,但最终没有成交,这无疑显示出目前市场对于频繁出现的拍品还是非常感冒的。

即使一些看似高价成交的拍品,也是基本上在合理的区间内,譬如张大千的一幅《纨扇仕女》在中国嘉德香港秋拍中的成交价为230万港元,而上一次出现在拍卖市场,是在1994年中国嘉德秋拍中,成交价为17.6万元。近现代书画整体比起2011年的巅峰期还是低了不少。在香港苏富比的秋拍中,一件明洪武青花缠枝菊纹执壶早在1991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中就曾拍出770万港元天价,为徐展堂竞得,而此次仅以1500万港元的底价落槌。

虽然包括曾梵志在内的众多艺术家的作品创出了天价,但是王沂东的《天上人间之二》、展望《假山石系列 No.76》等以往的热门拍品还是纷纷流拍,这种现象也是值得关注的,实际上反映了资本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价值认定标准,这与香港拍卖市场的标准几乎相同大(作品尺幅)、精(作品质量)、尖(作品意义)可以说是这些作品的共同特征。

市场分化日趋明显

综观今年香港秋拍中的一些天价,我们发现天价拍品与整个板块之间的关联性并不大,其中还有可能存在着的吸金的效应。这也使得一些拍品,即使是名家珍藏,最终的成交情况也不是很理想。 在中国嘉德香港的秋拍中,推出了一件清乾隆痕都斯坦式白玉叶耳罐,估价480万至580万港元,但最终没有成交。从拍卖图录的介绍中,可知其曾经是舒思 深夫妇的旧藏,并曾经在2010年香港佳士得的舒思深伉俪珍藏宫廷御制艺术精品专场中出现,当时的成交价达到了422万港元。从此次的估价来看,还是 应该在情理之中的,但最终没有成交,这无疑显示出目前市场对于频繁出现的拍品还是非常感冒的。 即使一些看似高价成交的拍品,也是基本上在合理的区间内,譬如张大千的一幅《纨扇仕女》在中国嘉德香港秋拍中的成交价为230万港元,而上一次出现在拍卖 市场,是在1994年中国嘉德秋拍中,成交价为17.6万元。近现代书画整体比起2011年的巅峰期还是低了不少。在香港苏富比的秋拍中,一件明洪武青花 缠枝菊纹执壶早在1991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中就曾拍出770万港元天价,为徐展堂竞得,而此次仅以1500万港元的底价落槌。

虽然包括曾梵志在内的众多艺术家的作品创出了天价,但是王沂东的《天上人间之二》、展望《假山石系列 No.76》等以往的热门拍品还是纷纷流拍,这种现象也是值得关注的,实际上反映了资本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价值认定标准,这与香港拍卖市场的标准几乎相同 大(作品尺幅)、精(作品质量)、尖(作品意义)可以说是这些作品的共同特征。

编辑:江兵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王中王特马最准的网站发布于艺术展览,转载请注明出处:槌落却并未结束的,亿元拍品领衔香港秋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