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展览

特拉比克,持箭男子的肖像

特拉比克,持箭男子的肖像

  Portrait of a Man with an Arrow, Hans Memling, c. 1470/1475, Oil onPanel, 31.9 x 25.8 cm,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 C. Trabuc, Attendant at Saint-Paul’s Hospital, Vincent vanGogh(Neth...

发布日期:2019-10-16 20:48:32 详细>>

圣保罗医院的接待员,旧日的自拍

圣保罗医院的接待员,旧日的自拍

Share this: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Opens in newwindow)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Opens in newwindow)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Opens in newwindow)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Opens in newwindow) Click...

发布日期:2019-10-16 20:48:22 详细>>

过去处处得享微行之便的君王,艺术是冒险的旅

过去处处得享微行之便的君王,艺术是冒险的旅

  将上文最终一句话中的“形象”改为“歌曲”,就能够获得几近完美的叙说,描述了青春的词曲小编鲍伯·迪伦。他的心怀、他的办法、他那万花筒(和...

发布日期:2019-10-16 20:48:18 详细>>

之何其所幸

之何其所幸

刚刚读过一本有关达芬奇的书,艺术君惊讶于:普普通通一张纸,一根笔,平淡无奇,几秒钟过后,却因为艺术家的几根线条,充满了生命力,拥有自己的...

发布日期:2019-10-08 12:49:17 详细>>

没有抽象

没有抽象

以上中文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今天要介绍Christopher,是因为艺术君看了一集Netfilix出品的纪录片《Abstract: The Art ofDesign》,一共八...

发布日期:2019-10-08 12:49:10 详细>>

他一点也记不得,之何其所幸

他一点也记不得,之何其所幸

  无论如何,除非站在原著以前,你不能够描述一幅塞尚的静物,它的圣洁完全注重于个中准确的颜色,还应该有每一笔的特色。 自然,受害者不独有是女...

发布日期:2019-10-03 12:20:53 详细>>

尘世乐园,神秘组织眼中人类的噩梦

尘世乐园,神秘组织眼中人类的噩梦

因为博施的生活没有多少人了解,对于他的作品,想从学术角度从生平层面进行诠释,变得非常困难,很大程度上只能去推测。单独的母题和象征符号的元...

发布日期:2019-09-24 21:48:08 详细>>

  • 首页
  • 1
  • 2
  • 3
  • 4
  • 5
  • 下一页
  • 末页
  • 543